在設備直租交易中,由于交易參與方較售后回租模式更多,且設備出售方很多都是設備經銷商,故對于融資租賃公司而言,其交易模式更復雜,面臨的各種風險更大。本文將談談直租模式下租賃物的選擇及風險承擔。

  一、租賃物的選擇權

  數據分析《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五條規定,融資租賃合同是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出賣人、租賃物的選擇,向出賣方購買租賃物,提供給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該條款明確規定對出賣人及租賃物的選擇權都由承租人一方享有,其描述的其實是一個最典型的融資租賃直租業務的交易模式。

  二、出租人干預或要求承租人選擇租賃物的后果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八條第一款規定,“租賃物不符合融資租賃合同的約定且出租人實施了下列行為之一的,承租人依照民法典第七百四十四條、第七百四十七條的規定,要求出租人承擔相應責任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

 。ㄒ唬┏鲎馊嗽诔凶馊诉x擇出賣人、租賃物時,對租賃物的選定起決定作用的;

 。ǘ┏鲎馊烁深A或者要求承租人按照出租人意愿選擇出賣人或者租賃物的;

 。ㄈ┏鲎馊松米宰兏凶馊艘呀涍x定的出賣人或者租賃物的!

  根據以上條文,如果租賃物的選擇是由出租人干預、主動選擇或擅自變更的,則當租賃物在交付、安裝等投入使用前,或者承租人使用期間出現質量或毀損、滅失問題,承租人可要求減免相應租金或要求出租人承擔瑕疵擔保責任。

  三、舉證責任的承擔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八條第二款規定,承租人主張其系依賴出租人的技能確定租賃物或者出租人干預選擇租賃物的,對上述事實承擔舉證責任。故如果承租人沒有充分證據證明其系依賴出租人的技能確定租賃物或者出租人干預選擇租賃物的情形下,出租人無須對租賃物承擔瑕疵擔保責任。

  參考案例:

 。2022)滬74民終959號民事判決:本案中,麥格靈公司、中路公司并未舉證證明租賃物的確定系依賴于優逸公司的技能或受到優逸公司的干預,故租賃物是否實際交付的風險應由承租人自行承擔。

 。2022)渝0192民初5506號民事判決:現無證據證明案涉車輛系付明依賴華本公司的技能確定,亦無證據證明華本公司干預付明選擇車輛,且雙方在合同中亦約定,租賃汽車存在質量瑕疵等情況,由承租人自行與出售車輛給承租人的賣方協商解決。

  四、融資租賃公司應對租賃物選擇風險的策略

  現實中一些融資租賃公司本身就是特定設備生產廠商為促進銷售而設立的,這類出租人更有可能面臨租賃設備是否依賴其技能確定或干預選擇的問題,因為出租人和出賣人可能有直接且明顯的控制關系。雖然舉證責任在承租人,但是基于出賣人和出租人之間可能存在的股權投資或業務往來等關聯關系,如果出租人沒有相應的對策,沒有足以抗辯或反駁的理由,將會面臨比其他出租人更大的業務風險。

  為避免承擔不必要的法律風險,作為這類出租人,在達成融資租賃交易前及過程中應充分保障承租人對出賣人及設備的選擇權,并注重工作留痕。在交易前,應當從公司內部架構出發,將設備的生產銷售與融資租賃業務作獨立區分,并且在承租人(可能)選擇租賃物時作出說明。而在租賃物選擇期間,應當注意保留承租人單獨確定租賃物的溝通記錄或其他說明材料,必要時可要求承租人出具相關書面聲明。另外,建議在融資租賃合同中明確約定承租人選擇租賃物的標準及方式,如租賃物的用途功能、廠商來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