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賃標的物之于融資租賃合同有效的重要性

  融資租賃與設備抵押貸等金融產品在交易結構上最核心的區別在于融資租賃交易必須有適格的租賃標的物。租賃物是否真實存在,是否具有租賃業務的適格性,是決定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關鍵因素。對于司法審判來說,融資租賃交易中租賃物不但要真實存在,且必須適格,租賃物價值上不得“低值高估”,否則將影響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成立。

  在2023年1月10日全國法院金融審判工作會議上最高人民法院二級大法官劉貴祥強調,融資租賃是以“融物”的方式提供“融資”,沒有租賃物不構成融資租賃。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2020修正)》(簡稱《司法解釋》)規定,“對名為融資租賃合同,但實際不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人民法院應按照其實際構成的法律關系處理”。另,《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審判委員會紀要(一)》(簡稱《會議紀要》)闡明,“對于名為融資租賃合同但實際不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應當對實際構成的法律關系進行審查,依法認定合同效力以及當事人的權利義務”。

  結合以往的司法裁判,租賃物不存在帶來的直接后果是融資租賃法律關系被認定為借貸法律關系。一旦借貸法律關系確認,出租人將面臨借款本金、利息如何認定,保證金、手續費、承租人已付租金如何處理,逾期利息或違約金如何計算等一系列問題,勢必影響融資租賃企業的權益保障!稌h紀要》第6條第2款規定,“對于名為融資租賃合同實為民間借貸合同的,應當依據《合同法》第52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1條、第14條等規定,審查民間借貸合同的效力。對于違反涉及金融安全、市場秩序、國家宏觀政策等強制性規定的,應當依法認定合同無效”!度珖ㄔ好裆淌聦徟泄ぷ鲿h紀要》(以下簡稱《九民會議紀要》)第31條亦認為違反規章一般情況下不影響合同效力,但該規章的內容涉及金融安全、市場秩序、國家宏觀政策等公序良俗的,應當認定合同無效。同時根據法律規定,主合同無效的擔保合同無效,放貸企業將喪失相應擔保利益。融資租賃公司若是被法院判定為職業放貸人,法律后果將更加嚴重。

  盡管司法審判是在產生糾紛后的訴訟階段對涉及租賃業務的糾紛進行裁判,判定融資租賃合同關系是否有效,涉案當事人應該承擔怎樣的責任,履行怎樣的義務,權益應該得到怎樣的保護。但是企業守法經營才應該是常態,司法審判的延伸作用是給企業依法經營提供參照標尺和典型案例。如果涉及同樣的案情,是否符合法律的規定,是否達到守法經營的要求,企業要據此進行自我判斷。但是無論如何租賃物的真實存在是認定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核心因素之一,是融資租賃公司守法經營,合規開展業務的前提。

  另外,對于行政監管來說,租賃物還涉及行政監管層面的合規處罰!度谫Y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第7條規定:“融資租賃公司開展融資租賃業務應當以權屬清晰、真實存在且能夠產生收益的租賃物為載體。融資租賃公司不得接受已設置抵押、權屬存在爭議、已被司法機關查封、扣押的財產或所有權存在瑕疵的財產作為租賃物”。第14條規定:“融資租賃公司應當合法取得租賃物的所有權”。第17條規定:“融資租賃公司應當建立健全租賃物價值評估和定價體系,根據租賃物的價值、其他成本和合理利潤等確定租金水平。售后回租業務中,融資租賃公司對租賃物的買入價格應當有合理的、不違反會計準則的定價依據作為參考,不得低值高買”。對于違反法律法規和監管辦法規定,有關法律法規有處罰規定的,依照其規定給予處罰;有關法律法規未作處罰規定的,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可以采取對融資租賃公司以及董監高等有關責任人員采取監管措施。

  而對于金融租賃公司來說,因其屬于原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現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批準設立的持有金融許可證的非銀行金融機構,在行政監管上相比商業租賃公司更為嚴格!督鹑谧赓U公司管理辦法》 第36條規定:“金融租賃公司應當建立健全租賃物價值評估和定價體系,根據租賃物的價值、其他成本和合理利潤等確定租金水平。售后回租業務中,金融租賃公司對租賃物的買入價格應當有合理的、不違反會計準則的定價依據作為參考,不得低值高買”。從公開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來看,租賃物不合規或者租賃物未取得所有權的,涉及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21條的審慎經營規則,根據第46條規定對金租公司作出改正、罰款、停業整頓或吊銷經營許可證等行政處罰,公司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和其他責任人員將會根據第48條的規定,給于紀律處分、警告、罰款、禁止從業等行政處罰。

  以下節選法律、司法解釋、規范性文件關于租賃物的部分規定以供參考:

  租賃標的物范圍的相關規定及存在問題

  融資租賃業務中租賃物泛化現象嚴重的根本原因在于行業監管對租賃物范圍的規定相對模糊和各行其事,給租賃物創造了泛化的條件。行政監管、司法審判、會計準則以及稅收征繳都根據自身管理的需要設定和理解租賃物,對租賃物的范圍、功能、價值以及適格性有各自的表述和關注的側重點,并在各自的管理范圍內并行,導致租賃物的邊界越發模糊,一些從業人員甚至認為“萬物皆可租”,“租賃物創新沒有邊界”。殊不知融資租賃是從租賃這一基本交易形式衍變而來,其特殊的交易結構及帶有融資意味的交易屬性,并不是適用所有的租賃應用場景,其標的物的范圍也受其特殊性的影響而相對小于租賃業務的標的物范圍。

  (一)關于固定資產的準確定義

  從行政監管的角度看,《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第4條規定: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的租賃物為固定資產,銀監會另有規定的除外;《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第7條規定: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的租賃物為固定資產,另有規定的除外。

  以上兩個辦法均將租賃物范圍限定于“固定資產”,但是卻沒有明確固定資產的內涵或者標準。因為“固定資產”并不是專有名詞,在《企業會計準則》、《固定資產等資產基礎分類與代碼》(GB/T14885-2022)、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中均有關于“固定資產”定義的描述,并且所表述的內容及所涵蓋的范圍不盡相同。

  1、會計準則規定的“固定資產”:

  《企業會計準則第4號—固定資產》第三條:“固定資產,是指同時具有下列特征的有形資產:(一)為生產商品、提供勞務、出租或經營管理而持有的;(二)使用壽命超過一個會計年度!钡谒臈l:“固定資產同時滿足下列條件的,才能予以確認:(一)與該固定資產有關的經濟利益很可能流入企業 (二)該固定資產的成本能夠可靠的計量”。但會計準則作為財務記賬的依據,不可能明確租賃物的范圍,只是在《企業會計準則第21號——租賃》中第三條規定:本準則適用于所有租賃,但下列各項除外:(一)承租人通過許可使用協議取得的電影、錄像、劇本、文稿等版權、專利等項目的權利,以出讓、劃撥或轉讓方式取得的土地使用權,適用《企業會計準則第6號——無形資產》。(二)出租人授予的知識產權許可,適用《企業會計準則第14號——收入》?碧交蚴褂玫V產、石油、天然氣及類似不可再生資源的租賃,承租人承租生物資產,采用建設經營移交等方式參與公共基礎設施建設、運營的特許經營權合同,不適用本準則。

  由上可知,會計學中的固定資產首先是有形資產,其次持有目的在于使用而不是出售或投資。另外《會計準則》遵從“實質重于形式”原則,認為承租人通過許可使用協議取得的電影、錄像、劇本、文稿等版權、專利等項目的權利,以出讓、劃撥或轉讓方式取得的土地使用權并非租賃業務;亦即此類無形資產即使是采用了租賃的合同形式,也并非租賃業務。再有勘探或使用礦產、石油、天然氣及類似不可再生資源的租賃,承租人承租生物資產,采用建設經營移交等方式參與公共基礎設施建設、運營的特許經營權合同,也不適用本準則。也就是說從會計準則角度認定此類業務即使習慣上稱為租賃業務,但其業務實質是無形資產的授權許可。

  因此,行政監管若采納《會計準則-固定資產》中規定的“固定資產”概念為準,則首先確定租賃物必須是有形資產,那么相對應的,以無形資產作為租賃標的物不具有合理性,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不成立,實質上限制了融資租賃以無形資產作為租賃標的物的相關產業,如文化產業、高科技產業等;二是租賃標的物一定要納入財務報表中的“固定資產科目”那么生物資產、以及特許經營權項下的所包含的設備類資產則無法作為租賃標的物,必將直接減少融資租賃的應用場景,限制了融資租賃在農牧養殖、節能環保、城市公共基礎設施建設、PPP項目等領域的應用。

  2、國家標準規定的“固定資產”:

  2010年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與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共同發布的《固定資產分類及代碼》(GB/T14885-2010)中對固定資產的定義是:“使用期限在一年以上,單位價值在規定標準以上,并且在使用過程中基本保持原有物質形態的資產。注:單位價值雖未達到規定標準,但是耐用時間在一年以上的大批同類物資,作為固定資產管理”。2022年,財政部資產管理司,在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支持下,以《固定資產分類與代碼》國家標準(GB/T 14885-2010)為基礎,組織修訂了《固定資產等資產基礎分類與代碼》(GB/T14885-2022),該標準詳細列舉具體資產門類名稱,并將資產分類代碼與財務會計科目進行對應,為資產管理銜接會計核算提供指引,實現了資產管理和會計核算的雙向控制。同時將計算機軟件從原固定資產類目中分離出來,引用《無形資產分類與代碼》(GB/T35416-2017)增加了無形資產類目作為附錄,并且與無形資產會計科目和其他會計科目對應。新標準能夠實現在日常管理中,以資產信息卡為載體,通過信息卡上的“資產分類”、“單位會計科目”等指標,對資產進行全口徑分類管理。

  但是該標準按照《標準化法》的規定,屬于推薦標準,鼓勵使用,只有被法律法規引用、合同約定或公開聲明承諾采用時,才能在其有效適用范圍、時效性內具有強制執行力。因此,若行政監管以此作為固定資產的標準,則需要在相關監督管理規范中明確引用,并向全行業宣貫執行標準,才能形成行業影響力。

另外,該標準所涉及固定資產品類較為寬泛,還需要在此基礎上進行負面清單的限定,明確規定哪些資產不具有租賃適格性,不能作為租賃標的物。

  3、所得稅法規定的固定資產:

  《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涉及到了固定資產和融資租賃中固定資產的計稅基礎,但是沒有明確固定資產的定義和范圍。但《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57條規定:“企業所得稅法第十一條所稱固定資產,是指企業為生產產品、提供勞務、出租或者經營管理而持有的、使用時間超過12個月的非貨幣性資產,包括房屋、建筑物、機器、機械、運輸工具以及其他與生產經營活動有關的設備、器具、工具等”。

  《所得稅法實施條例》對固定資產的規定較《會計準則》更為寬泛,主要是為了滿足固定資產折舊或攤銷對經營成本的影響,進而影響所得稅稅基的核算,因此對固定資產給與更大的包容性。隨后在“營改增”推行過程中,國稅總局在《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財稅〔2016〕36號)中,按照標的物的不同,把融資租賃服務分為有形動產融資租賃服務和不動產融資租賃服務。國稅總局沒有沿用行政監管規范中關于租賃物是“固定資產”的說法,而是創設性的采用“有形動產”和“有形不動產”這兩個經濟學概念。并且明確租賃標的物的特征必須是“有形的”,其可以是動產,例如設備、交通工具、施工機械具、也可以是不動產,例如房屋、倉儲、構筑物等。另外為了對租賃標的物進行全面覆蓋,同時對車位租賃、廣告位租賃、以及飛機船舶租賃行業中的光租和干租業務的增值稅稅率進行了規定。

  4、《民法典》對租賃標的物的理解:

  《民法典》及相應融資租賃司法解釋沒有規定也不適宜規定租賃物的范圍,而是在司法實踐中根據《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等規定從行業監管的角度對于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的租賃物范圍界定,結合融資租賃標的物的法律屬性綜合考察融資租賃物的適格性。我國司法實踐對租賃物的法律特征已基本達成共識,普遍認為租賃物一般應具備的法律特征包括租賃物依法可流通、租賃物能夠特定化、一般為有體物、租賃物為非消耗物、租賃物權屬和所有權轉移應當明晰,租賃物還需發揮租金債權擔保的功能。在全國法院金融審判工作會議上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也強調租賃物要具備可流通性、特定化、可使用性的基本要素,且以租賃物所有權轉移給出租人為要。

  域外立法上,《國際統一私法協會國際融資租賃公約》將適用租賃物范圍限于設備,但設備主要供承租人個人、家人或家庭使用的除外,設備不因已成為土地的附著物或已嵌入土地而不適格!秶H統一私法協會租賃示范法》將“租賃物”界定為“所有承租人用于生產、貿易及經營活動的財產,包括不動產、資本資產、設備、未來資產、特制資產、植物和活的以及未出生的動物,該示范法的租賃物的范圍及其廣泛,甚至包括了未出生的動物!睹绹y一商法典》規定融資租賃中的貨物,是指符合合同要求的一切可移動的物,或不動產附著物,但不包括貨幣、資料、票據、賬簿、動產契據、一般無體物,及包括未分離的石油、天然氣在內的礦產等!抖砹_斯融資租賃法》第3條規定,租賃物為任何可用于經營活動的非消耗物,包括公司和其他資產、建筑物、在建物、設備、交通工具和其他不動產和動產,都可以作為租賃物。土地和其他自然遺產以及根據聯邦法律禁止自由流通或限制流通的物不得作為租賃物。當然,因不同國家對融資租賃的本質認識不同、各國發展階段不同、國情背景不同,域外立法僅具有一定的參考意義。

  (二)關于“另有規定除外”的理解:

 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出臺《關于加快融資租賃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5〕68號)指出,為進一步加快融資租賃業發展,更好地發揮融資租賃服務實體經濟發展、促進經濟穩定增長和轉型升級的作用,支持自由貿易試驗區在融資租賃方面積極探索、先行先試,支持融資租賃創新發展。租賃聚集地之一的天津市也在《天津市金融業發展“十四五”規劃》中指出提升融資租賃服務產業功能,進一步拓展租賃標的物范圍和加強業務創新。在以上意見的指引下,各地紛紛出臺政策探索融資租賃創新,租賃標的物突破“固定資產”概念,在傳統設備之外選擇公益資產、知識產權無形資產等做為租賃物的案例開始不斷涌現。部分業內人士認為行業監管制度中存在“另有規定”條款,并未對新興租賃標的物明令禁止,應該具備適格性。同時,在司法審判過程中,也因為確實找不到對此類租賃標的物的明令禁止性規定,而不能輕易判定租賃物不合規,從而導致融資租賃合同無效。

  從現行有效的行政監管制度看,一是原銀保監會在2014年修訂的《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其中“第四條 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的租賃物為固定資產,銀監會另有規定的除外!倍窃y保監會2020年頒布的《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其中第七條規定“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的租賃物為固定資產,另有規定的除外!蓖瑫r在第五十一條規定“省級人民政府應當依據本辦法制定本轄區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實施細則,視監管實際情況,對租賃物范圍、特定行業的集中度和關聯度要求進行適當調整,并報銀保監會備案!币陨蟽蓚文件是目前租賃標的物“另有規定除外”的出處。但是我們必須認真分析,關于租賃物的“另有規定除外”的具體含義。

  從條款設定初衷的看,設定“另有規定除外”的條款,是原銀保監會為應對行業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和創新突破預留的緩沖空間。但也并不是什么層級的文件都能夠對原銀保監會出臺的部門規章進行修訂的。首先,從《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的規定看,必須是銀保監會出臺的相關文件才能對租賃物范圍“另有規定”,而且到目前為止,尚未搜尋到原銀保監會出臺的有關文件對融資租賃標的物進行過其他規定。而且也未看到國務院或人大層面曾將出臺過關于“另行規定”租賃標的物范圍的條例或法律。其次,即使在《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中規定各省級政府視監管實際情況,對租賃物范圍可以進行適當調整,并報銀保監會備案,但是各省級政府應該在省級人大層面出臺條例層級的規章,并且向原銀保監會備案后,才有可能對銀保監出臺的部門規章進行“另行規定”,而不是省級政府下轄的金融監督管理機構自行出臺文件就有對部門規章進行“另行規定”的效能的。

  就目前來說租賃物固定資產之外的另有規定,銀保監會尚未出臺。反觀各地融資租賃創新文件,多為省政府下屬部門甚至有的地區是由區級部門制定的政策性文件,難以符合銀保監會《辦法》 對于“另有規定”的要求。融資租賃行業創新是趨勢,鼓勵融資租賃創新也有利于行業發展,但應當監管先行,在固定資產尚未明確以及“另有規定”還沒有規定前就急于創新,勢必帶來租賃物的亂象,增加統一合規監管的難度。

  三、租賃標的物范圍設定的建議

  在行業從業者、學者、專業律師等關于融資租賃的論述文章中,無不存在租賃物是否適格的爭議,監管規定的“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的租賃物為固定資產”是個繞不開的話題,以至于實務操作中通過“固定資產”只是原則上的規定,并未將固定資產之外的租賃物排除在外”等其他角度解讀,甚至認為“法無禁止的,原則上都可以”,如此租賃物“泛化”或者“萬物皆可租”的苗頭,將不利于融資租賃回歸本源和轉型,不利于統一監管和行業良性發展。在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進行統一監管和功能監管的機構改革背景下,明確租賃物的范圍已迫在眉睫。

  我們建議從監管層面上要明確租賃物的范圍。一是要確立“固定資產”準確的定義、標準或租賃物范圍;二是要擅用“另有規定”解決租賃物創新等問題;三是要建立負面清單制度,并定期進行更新。

  前文已經分析到,現行監管辦法規定的“租賃物為固定資產”無論是采用會計、統計學、又或者稅法的規定均不能準確定義租賃物或者適用于現實租賃物的需要。綜合對比各類管理制度中關于固定資產的定義及內涵,《固定資產等資產基礎分類與代碼》(GB/T14885-2022)按照資產的基本屬性分門別類,范圍寬泛,又不改變現有會計準則制度中對于資產類會計科目的定義和分類,資產名稱具體、清晰,方便融資租賃公司據此建立租賃物臺賬,也方便未來的租賃物登記公示系統功能增強,因此更適宜作為界定租賃物范圍的藍本。但是我們也看到該標準目前為推薦性國標,并非強制性國標,適用前需要將其在相關監管規范中采納為全國范圍內的統一的強制性標準。再就是該標準中的資產對于融資租賃來說并不一定都是適格的租賃物,或者說不能完全滿足日益發展的融資租賃行業現實和創新的需要,因此結合“另有規定”和負面清單則可以發揮其限制交易、查漏補缺、適時調整的功能。參考目前我國監管和司法實踐對租賃物適格性、法律特征的要求,以及域外立法對租賃物的規定或要求,充分論證企業和市場轉型創新需求,進一步通過負面清單和“另有規定”進行取舍和增補。

  另外,我們建議提升監管規定的法律位階。目前監管規定屬于部門規章,司法實踐在適用時,因違反規章的合同效力的規則來源于《九民會議紀要》,而紀要不是司法解釋,不能作為裁判依據進行援引,只能在具體分析法律適用的理由時進行說理,并且紀要還規定,人民法院在認定規章是否涉及公序良俗時,要在考察規范對象基礎上,兼顧監管強度、交易安全保護以及社會影響等方面進行慎重考量。如果監管制度可以升級為行政法規,甚至于法律,那么司法審判可以直接作為裁判依據,充分體現金融監管基本精神、基本要求,及時統一裁判尺度,規范法官裁量權,準確把握金融民商事審判重在定分止爭的職能定位。

  我們還建議監管制度協同會計、稅收制度達成對租賃物認定的高度一致。使行政監管制度能夠作為司法審判的依據,會計能夠按照法律事實進行會計記賬,稅收征繳能夠根據會計記賬結果進行納稅,保證各類制度部分重疊但不沖突,最大化保持協調一致。建立統一的監管體系,必須堅持系統觀念,發揮好各自職能定位,強化金融治理協同。

  四、當前租賃物創新探索的評析

  近年來,隨著融資租賃業務范圍的擴大和創新,出現了一些特殊的租賃物,由于缺乏明確的規定,從融資租賃實踐來看,已經成為業務操作的痛點和司法實踐爭議的焦點,下文對一些新興租賃物的適格性探討一二。

  (一)知識產權租賃:

  知識產權能否作為租賃標的物一直以來都是行業爭議的熱點。

  一種觀點認為不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具體體現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編撰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的理解和使用》(2014年版)一書中認為:以收費權、商標權、專利權為租賃物的“融資租賃合同”,一般不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應當按照其實際構成的法律關系確定合同的性質、效力及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深圳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前海自貿區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的裁判指引(試行)》(2017年)規定,融資租賃合同的標的物一般為有體物,以商標權、專利權等權利作為標的物的,應按照權利質押、知識產權的許可使用等合同性質認定真實法律關系。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在(2019)滬0115民初13365號民事判決書中認為,以著作權為租賃物的“融資租賃合同”不構成融資租賃合同關系。深圳前海合作區人民法院的裁判指引規定,融資租賃合同的標的物一般為有體物,以商標權、專利權等權利作為標的物的,應按照權利質押、知識產權的許可使用等合同性質認定真實法律關系。

  但是,近年來不斷可以檢索到無形資產被司法審判所認可的案例,其中較為典型的是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發布2021年度十大影響性案例-(2020)津0116民初27378號案件,為天津市首例涉無形資產作為融資租賃物得到認可的案件。法院在典型意義寫道:“本案是人民法院積極破解企業融資難題,助力我市國家租賃創新示范區建設的典型案例。知識產權融資租賃,是融資租賃從傳統有體物領域向無形資產領域的延伸,對促進知識產權市場化有積極作用。在現行法律對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融資租賃尚無明確規定的情況下,人民法院并未輕易否定無形資產融資租賃合同的效力,而是從化解科創類企業融資難題,實現資源優化配置的角度出發,堅持寬容謙抑的理念,充分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積極回應企業和市場需求,認定著作權融資租賃合同有效”。該案管轄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從租賃物的性質來看,《合同法》并未對租賃物的性質加以限定,亦無法律、行政法規對著作權作為租賃物的適格性進行否定。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出臺的《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第七條第一款規定:“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的租賃物為固定資產,另有規定的除外!备鶕鲜鲆幎,租賃物雖然原則上應為固定資產,但并未完全將著作權排除在租賃物范圍之外。故該案《售后回租賃合同》以真實存在的電視欄目著作權作為租賃物符合“融資”、“融物”雙重特性,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而且,該案到庭被告對著作權作為融資租賃合同標的亦不持異議。而《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九民紀要)確立的規則是“違反規章一般情況下不影響合同效力,但該規章的內容涉及金融安全、市場秩序、國家宏觀政策等公序良俗的,應當認定合同無效”。課題組檢索到的其他法院的判例中,絕大多數未因租賃物為無形資產而否定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案例,法院在說理部分甚至僅就融資租賃合同約定的內容并不違反有關融資租賃合同的相關法律規定進行確認,未對租賃物是否適格作出評價。

  近年知識產權融資租賃積攢了大量的政策支持,司法實踐判例也由否定態度逐漸轉變為認可態度。有觀點認為知識產權具有經濟價值,并非消耗物,且具有相應登記機關,權利變更有明確的、公信力強的公示方式,能夠完成融物,具備租賃物的一般法律特征。最高院法官還認為知識產權使用權均可從權屬中分離出來而由承租人使用,其作為融資租賃物當具適格性。而知識產權權屬登記的可撤性、價值認定的復雜性,雖會給融資租賃帶來一定的風險,但與其作為質權標的物的風險沒有什么不同,是否以其為租賃標的物應該是一個商業判斷問題,未來監管制度對租賃物范圍的具體要求才是判斷其是否適格的關鍵依據。

  另外,對于設備附帶的計算機軟件,因無法與設備分離或者分離后設備無法單獨使用,其使用價值已經轉化到設備的價值中,與其說軟件作為租賃物,不如說仍為設備作為租賃物;但是單純的軟件或獨立的軟件,最高院在早期的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中認為仍屬于軟件的許可使用,不同于融資租賃。計算機軟件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作品的范疇,可以依法登記計算機軟件著作權,并可以根據著作權法規定進行轉讓,與司法實踐認可作為租賃物的電視欄目等著作權并無不同。近年出現的數字IP形象,或人物或場景等,其在權利上仍是按照著作權法的美術作品進行保護的,亦在版權中心登記作品著作權。對于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而言,雖受《集成電路布圖設計保護條例》的規范,但采用了與專利權類似的構造,布圖設計專有權經國務院知識產權行政部門登記產生,布圖設計權利人可以將其專有權轉讓。專利權作為租賃物若被認可,那么該權利應具有進一步探索的空間。

  (二)不動產:

  一類是房地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融資租賃合同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司法解釋起草小組傾向認為,以在建住宅商品房項目作為租賃物,以房地產開發商作為承租人不構成融資租賃合同關系,主要理由是房地產在建項目不具備法律上的所有權,出租人并未實際取得所有權;房地產開發商作為承租人,并非租賃物的實際使用人,其租賃在建房地產項目,也并非使用租賃物,而是通過房地產項目來取得貸款融資;在建房地產并不屬于真正意義的固定資產!短旖蚍ㄔ喝谫Y租賃合同糾紛案件審理標準》4.1.2.2“以在建商品房項目、保障房項目為租賃物并以房地產開發商作為承租人的售后回租,不認定為融資租賃合同關系”。對于企業廠房,最高院認為符合監管有關租賃物為固定資產的規定,體現出融資與融物相結合的融資租賃特征。就商業地產其承租人為融資需要,以融資租賃合同的方式取得商業地產的使用權,并實際占有使用租賃物,出租人作為租賃物的所有權人,在其物權擔保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提供融資便利,并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故也不應以其租賃物為不動產而否定融資租賃合同的性質和效力。因此,此類房地產融資租賃業務并不會因為租賃物不具有適格性而被判定融資租賃合同無效,但是此類租賃標的物的所有權轉移是以依法登記未前提條件的,相應的過戶登記中也要繳納相應的契稅,造成交易成本較高。在業務實踐中,存在有的租賃公司為了避免繳納過戶的高額稅費,采取了不過戶的方式,無法達成租賃物交付的前提條件,導致融資租賃法律關系被否定。

  另一類是構筑物!睹穹ǖ洹范嗵帡l款涉及“構筑物”,《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將構筑物所有權納入不動產權利登記的范圍,但皆并未規定具體內涵和外延!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物權編理解與適用(下)》(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貫徹實施領導小組主編),本條所謂建筑物是指住宅、寫字樓、廠房等,所謂構筑物是指不具有居住或者生產經營功能的人工建造物,如道路、橋梁、隧道、水池、水塔、紀念碑等!睹裼媒ㄖO計術語標準》(GB/T 50504—2009)規定,構筑物是指為某種使用目的而建造的、人們一般不直接在其內部進行生產和生活活動的工程實體或附屬建筑設施!豆潭ㄙY產等資產基礎分類與代碼》(GB/T14885-2022),沒有對構筑物進行定義,而是按照門類進行列示編碼,例如管道、管線根據用途的不同劃分在構筑物門類和設備門類。構筑物界定的不清晰,也是實踐中造成租賃物是不動產構筑物還是動產設備的爭議,影響適格性判斷。如污水管網、電力架空線、機站等存在需添附于土地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起草小組認為屬于“添附、建設于不動產之上的設備”,“可以認定為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上海法院也持同樣觀點。也有觀點認為建筑物中的電梯、機電設備、空調設備等可以單獨作為租賃物,而對于裝修材料,認為其不具備獨立權利屬性,一旦使用無取回可能性,不宜作為租賃物。

  司法實踐中持否定態度的案例多是因為法院認定案涉構筑物為不動產,應當按照類似房屋進行所有權的變更登記,而案例中租賃物未辦理過戶登記,從而否定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而現實問題是構筑物面臨登記的困境。雖然《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進行了原則性規定,但目前我國的不動產登記體系及行政管理現狀,并未形成統一的構筑物登記。

  我們還應該注意,《民法典》第242條規定,法律規定專屬于國家所有的不動產和動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能取得所有權。例如公路、橋梁等如屬于國家所有的基礎設施,因其所有權不能轉讓給出租人,而不能作為租賃物。

  《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加強金融租賃公司融資租賃業務合規監管有關問題的通知》(銀保監辦發〔2022〕12號)規定,作為租賃物的構筑物,須滿足所有權完整且可轉移(出賣人出售前依法享有對構筑物的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權利,且不存在權利瑕疵)、可處置(金融租賃公司可取回、變現)、非公益性、具備經濟價值(能準確估值、能為承租人帶來經營性收入并償還租金)的要求。所有權清晰、能產生收益確為目前監管和司法實踐對租賃物的要求,而“公益性”與“非公益性”可以區分的定義最早見于《關于貫徹國務院關于加強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相關事項的通知》,目的是清理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債務。在融資租賃語境下,作為判斷涉嫌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特征,更多的是從禁止“類信貸”業務和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維度,作出的限制規定,金融租賃公司應當遵守。確實有一些公益性構筑物本身不能產生現金流收入,完全依靠政府支付租金,顯然就不屬于適格租賃物。我們認為公益性也并非判斷租賃物適格的因素,否則可能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有關擔保制度的解釋》第6條的規定相矛盾。第6條認可公益為目的的非營利性學校、幼兒園、醫療機構、養老機構等以融資租賃方式承租教育設施、醫療衛生設施、養老服務設施和其他公益設施。

  (三)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特許經營權:

  《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特許經營管理辦法》所稱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特許經營,是指政府采用競爭方式依法授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外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通過協議明確權利義務和風險分擔,約定其在一定期限和范圍內投資建設運營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并獲得收益,提供公共產品或者公共服務!疤卦S經營權”更像一種資格或者資質,且是以特定方式才能產生。而對于融資租賃來說,可能上述辦法第5條規定的特許經營第二種取得方式(建設-運營-移交)才是適宜的,即在一定期限內,政府授予特許經營者投資新建或改擴建、擁有并運營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期限屆滿移交政府。我們認為“擁有”才能滿足融資租賃對于所有權的要求,才能在運營期內將租賃物所有權轉讓予出租人,因此交易中的租賃物實際并非“經營權”,而是項目相關設備,亦可能是構筑物等固定資產,這與建設-移交-運營模式有本質的區別。另外部分特許經營權協議中存在融資限制條款,即運營方若以特許經營權項下資產進行融資,須事先征求特許經營權授予方同意,也應該引起行業同仁的注意。

  而且,按照《會計準則》,特許權如果是有償的,且需要預付或約定在以后某個時日支付,則應當在取得之日按取得的買價或現金等價物加上與取得有關的一切支出作為特許權的實際取得成本入賬,將該項特許權確認為一項無形資產,并在合同期內以直線法攤銷。因此,對特許經營權項下資產作為租賃標的物的適格性上,一直存在行業爭議。有人認為此類資產不在“固定資產”科目內,不能作為租賃物;也有人認為《會計準則》是財務記賬的方式和方法,不具有指導行業監管的作用,不應以是否滿足《會計準則》的要求來判定租賃物是否適格。特許經營權項下大量的固定資產投資,其中很大部分都具備租賃標的物適格性,不能因為不符合會計準則的科目分類,就遏制此類項目中融資租賃的業務應用機會。

  因此,特許經營權項下資產能否作為租賃標的物的核心還是在于行政監管如何定義租賃物的范圍。若采用《固定資產等資產基礎分類與代碼》(GB/T14885-2022)作為租賃標的物范圍,或可有效解決租賃物適格性的爭議,能夠在行政監管、司法審判以及會計準則之間取得最大的兼容性。

  (四)生物資產:

  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5號-生物資產》的分類,生物資產分為消耗性生物資產、生產性生物資產、公益性生物資產。司法實踐中認可的生物資產一般指生產性生物資產,如奶牛、綿羊、蛋雞等動物,以及非一次性收獲的果樹、經濟林等植物,通常認為生產性生物資產具有使用價值,能產生收益,并非消耗物,可以作為租賃物。但消耗性生物資產,例如肉雞、肉牛,以及公益性生物資產例如具有環保目的的防風固沙林、水土保持林等,不具有租賃物應具備使用價值、可產生收益、所有權可轉移等特征,不宜作為租賃物。另外按照《森林法》的相關規定,風景林、防風林、護沙林、行道樹等植物資產所有權不能轉移,因此也不具備租賃物適格性。特別要引起行業注意的是此類租賃物的特定化問題,根據《上海法院類案辦案要件指南》“以生物資產為租賃物且能夠特定化的,可以認定為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的規定,若開展生產性生物資產融資租賃業務盡量采用合理的技術手段實現租賃物特定化,對所有權確權以及保險救濟等均具有正向意義,也應該是租賃公司風險控制的重要組成。

  (五)商用衛星:

  根據媒體報道,先后有九銀金租、浦銀金租、中關村科技租賃、航天科工金租、徽銀金租等租賃公司開展了商用衛星的售后回租業務。按照現行的《固定資產等資產基礎分類與代碼》(GB/T14885-2022)分類,商用衛星屬于設備門類的人造衛星。商用衛星制造、發射和運行需要取得相應的登記、許可和資質認證,發射成功在軌運營后,就可以產生收益。我們認為就商用衛星本身來說,符合租賃物的一般特征,至于收回、管理等商業風險,則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六)公路、橋梁等收費權:

  《物權法征求意見稿》在可以出質的權利中曾單獨列出“公路、橋梁等收費權”一項。在征求意見時和常委會審議過程中,有的意見認為,收費權指權利人對將來可能產生的收益所享有的請求權,實質上是一種預期債權,可以納入應收賬款,而且目前收費情況比較混亂,哪些收費權可以質押,哪些不能質押,還需要進一步清理!段餀喾ā(2007年)出臺時采納了這一意見,將“公路、橋梁等收費權”的納入“應收賬款”的概念中,所以在第223條并沒有明確列出“公路、橋梁等收費權”,而是用“應收賬款”統一進行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民法室編寫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釋義》中提及:“應注意的是,應收賬款的概念中包括了“公路、橋梁等收費權”!睹穹ǖ洹费佑昧恕段餀喾ā返囊幎,并在第440條中將原“應收賬款”的范圍擴大為“現有的以及將有的應收賬款”。

  中國人民銀行《應收賬款質押登記辦法》(2007年)第四條規定:“本辦法所稱的應收賬款包括下列權利:……(四)公路、橋梁、隧道、渡口等不動產收費權……”!稇召~款質押登記辦法》(2017年)對于應收賬款的定義范圍作了進一步明確和擴充,將原《應收賬款質押登記辦法》第四條的規定:“……(四)公路、橋梁、隧道、渡口等不動產收費權……”修改為:“(三) 能源、交通運輸、水利、環境保護、市政工程等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項目收益權”。至此,“應收賬款”中的收益權,不僅包括了公路收費權、橋梁收費權等不動產上的收益權,還擴展到以未來獲得穩定現金流且具有確定性的特許經營收費權!稇召~款質押登記辦法》(2019年)以及現行有效的《動產和權利擔保統一登記辦法》(2021年) 繼續進行了延用。根據前述法律規定,收費權應屬應收賬款,顯然不是適格的租賃物。

  (七)轉播權:

  2014年媒體報道,北京市文化科技融資租賃股份有限公司與四達時代集團簽訂協議,四達時代集團以2016-2018年歐洲五大足球聯賽、2016年歐錦賽及2018年世界杯預選賽等賽事在非洲地區電視轉播權作為標的物,向北京文化融資租賃公司融資1.068億美元,這是全國第一筆文化融資租賃業務。此后鮮有以轉播權作為租賃物的新聞報道。探討轉播權是否適格租賃物,先要解決轉播權是什么的問題。

  目前我國并無相關法律對轉播權概念作出規定。普遍認為轉播權是屬于賽事組織者的一項權利,通過授權合同將在一定時期和地域內轉播賽事的權利以許可方式授權給媒體或或傳媒公司,是一種財產性權利。在體奧動力(北京)體育傳播有限公司與上海全土豆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網絡侵權責任糾紛案中,上海一中院認為,“我國目前并無相關法律對體育賽事‘轉播權’作出規定,此項權利不是一項法定的權利。所謂的‘轉播權’通過體育賽事的組織章程或相關協議約定產生,通常理解為體育賽事組織者授權媒體組織播送或播放體育賽事以獲取經濟收益的權利。對體育賽事享有權利并不必然對體育賽事節目亦享有權利,同時,此種基于體育賽事享有的權利亦不能當然及于或者控制對體育賽事節目進行傳播的行為”。未支持原告主張侵犯其轉播權的訴訟請求。2014年巴西世界杯足球賽轉播權一案,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認為,涉案2014年巴西世界杯足球賽事視頻節目不屬于《著作權法》中的作品,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但是原告經授權取得了2014年巴西世界杯足球賽事節目網絡轉播權,由此可獲得經濟利益,此種利益屬于我國侵權責任法保護的一種財產性的民事利益,并根據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規定,可以依法予以制止不正當競爭的保護。最終,閔行法院認定被告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學者關于轉播權的概念辨析,存在知識產權說、物權說、合同契約說、商品化權說等等多種學說且爭論不休。有觀點認為在以上眾多學說中,各家基本形成了兩個共識,一即體育賽事并不是著作權意義上的作品,也不受到著作權的保護。因為著作權保護的客體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創作成果。體育賽事既不屬于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也不具有可復制性,體育賽事最主要的特點在于其結果不可預測性,這一特點也是體育賽事之所以引人入勝的重要原因之一;二是體育賽事轉播權隨著賽事結束而歸于消滅,因為對賽事直播、轉播及錄像進行重播的行為屬于廣播組織者權和錄音錄像制作者權,受到著作權法鄰接權的保護。還有觀點認為2023年實施的《體育法》第52條第2款規定,“未經體育賽事活動組織者等相關權利人許可,不得以營利為目的采集或者傳播體育賽事活動現場圖片、音視頻等信息”,該條規定將為體育賽事轉播權益保護提供請求權基礎,但仍未明確轉播權的定義和屬性。

  在目前轉播權的內涵和外延存在爭議的情況下,繼續談論租賃物的適格性,缺乏基礎,有待于明確轉播權的法律屬性。

  (八)數據資產:

  我國現行法律規定中未有明確的“數據資產”定義,其定義可見于國家標準、地方標準中,例如《信息技術服務數據資產管理要求》(GB/T 40685-2021)、《信息技術服務治理第5部分:數據治理規范》(GB/T 34960.5-2018)、《數據資產管理實踐白皮書(6.0版)》等,總結出“數據資產”一般的構成要件:(1)能夠合法擁有或控制的數據資源;(2)可進行計量或交易;(3)能夠直接或間接帶來經濟或社會效益。根據普華永道的研究,目前數據確權、數據資產的估值和交易、數據資產計入會計報表等等問題一直存在爭論,尚未形成統一規則和標準。盡管各地都在探索數據資產化,但僅能起到一定的引導作用。

  目前缺乏數據確權相關法規,數據權屬界定不明!睹穹ǖ洹返127條規定:“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痹摋l將數據作為“民事權利”進行保護,司法實踐中目前傾向于借助知識產權和反不正當競爭法等相關領域的法律法規。我國圍繞數據保護還頒布了《網絡安全法》、《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但均未對數據確權作出明確規定。造成現實中部分企業在未經用戶同意的情況下將用戶信息數據任意共享、利用,甚至過度收集數據并產生數據壟斷等行業亂象!稄V東省數字經濟促進條例》、《深圳經濟特區數據條例》《天津市數據交易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上海市數據條例(草案)》等地方立法都在嘗試數據確權,并非國家層面的統一立法,各地對于數據的目錄管理、匯聚、共享、開放、利用和交易等還規定了不同的門檻和條件。

  司法實踐和理論界基本達成對數據分類的共識,將數據劃分為個人數據、政務數據或公共數據、企業數據,但是數據如何合理劃分,各類數據之間是否交叉,并未確定標準,“合法擁有”和“合法控制”又如何界定。一般認為,個人數據應屬個人所有、政務數據具有公共屬性,或不能作為交易的對象。企業將經過一定規則處理的、具有商業價值和智力成果屬性的數據或可交易。部分地區對數據交易的先行先試,目前尚屬于數據交易規則和其他業務規則的探索階段。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辦公室關于確定數據知識產權工作試點地方的通知》,9省市試點數據知識產權登記,目前深圳市、浙江省、江蘇省、北京市等省市建立了企業數據知識產權登記平臺和系統。我們認為,待數據知識產權登記體系統一建立后,對于企業取得登記證書的數據資產,或可作為討論其能否作為租賃物的前提。

  中國資產評估協會《資產評估專家指引第9號-數據資產評估》,對數據資產的定義與行業標準、地方標準也不完全一致,相比較缺少可進行計量或交易的定義要件。數據資產還具有可加工的特性,可以被刪除、合并、歸集、消除冗余,還可以被分析、提煉、挖掘、加工得到更深層次的數據資源,筆者認為數據資產極其容易消失和產生新的權屬爭議。指引中也規定數據資產的權利屬性以及權利限制、數據資產的保護方式等法律因素影響數據資產價值。企業在數據安全和隱私保護等嚴監管規定下,數據資產的價值存在為零的可能。同時從普華永道提出的數據資產估值的框架和思路,也反映出數據資產價值確定上仍未形成統一體系,存在估值模型、技術和重要參數上的較大差異,數據資產定價和估值結果的“可靠性”會受到較大的挑戰。

  根據普華永道的研究,當前會計準則體系就如何在財務報表中合理反映數據要素資源尚無明確規定,對于數據是否符合會計準則關于資產定義的問題,數據符合資產定義的情況下,數據資產屬于何種資產,應當適用哪項會計準則進行核算的問題,如何確認和計量的問題等等問題仍需進一步的探討。筆者認為目前探討作為租賃物的適格性為時尚早。

  隨著我國融資租賃規模的不斷擴大,融資租賃業務模式不斷創新,行業轉型期融資租賃公司尋求業務突破的沖動非常強烈,租賃物泛化的趨勢進一步顯現,只有行政監管層面盡快明確租賃物的范圍,才能為企業合規經營和司法審判提供依據,才能有效遏制租賃物泛化的趨勢。課題組通過以上闡述和分析,提出行政監管采用《固定資產等資產基礎分類與代碼》(GB/T14885-2022)為藍本確定租賃物范圍,結合“另有規定”和負面清單,發揮其限制交易、查漏補缺、適時調整的功能,清晰準確的界定融資租賃范圍,為司法審判、會計記賬以及稅收征繳確定依據的建議,供行業同仁以及各級監管機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