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據保理爭議由來已久,學界多圍繞著商業承兌匯票(以下簡稱“商票”)能否作為商業保理的標的展開,但近期對保理商能否開具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的問題也在業界內外得到了較大的關注。本文從保理商開具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的合法性、風險與政策響應的角度進行分析:

  一、保理法規并未限制保理商開具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法無禁止

 。ㄒ唬﹪曳ㄒ帉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合同篇第十六章將保理合同作為典型合同單獨列為一章,涉及法條為第七百六十一條—第七百六十九條共九條,并未對保理商開具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作出限制或者禁止性規定。

  《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加強商業保理企業監督管理的通知》(銀保監辦發[2019]205號,以下簡稱“205號文”)明確了商業保理企業應基于真實交易的應收賬款開展保理服務,并通過列舉的方式規定了保理商禁止經營的的業務范圍,其中規定了商業保理企業不得基于因票據或其他有價證券而產生的付款請求權等開展保理融資業務。205號文中監管規定列舉的保理商業務開展的限制性規定,也未對保理商開具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作出限制或者禁止性規定。

 。ǘ┑胤椒ㄒ帉用

  由于商業保理公司的地方金融組織屬性,還要受到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的監管。以本文作者單位所在地四川省為例,《四川省商業保理公司監督管理工作指引(試行)》(川金規[2022]1號文)針對保理商的監管要求,在第十一條也明確規定了禁止事項,還是未對保理商開具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作出限制或者禁止性規定。

 。ㄈ┍@硐嚓P行業規則

  中國服務貿易協會發布的團體標準《商業保理術語》第2條指出:保理是商業保理企業以應收賬款債權人轉讓其應收賬款為前提,開展的綜合性金融金融服務。

  《商業保理業務規則》中提出商業保理業務項下應收賬款的限制規定,列舉禁止辦理與慎重辦理的應收賬款情形。

 從以上法規及行業規則梳理,并未發現相關規制對保理商開具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作出限制。有學者提出保理商簽發商票違反了行業規制,沒有相應的規則依據,對此我們是不認可該觀點的。保理商以應收賬款轉讓為前提,開具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不違反保理法規及行業規則。

  二、保理商開具商票作為應收賬款轉讓對價符合票據相關規定——有法可依

  保理商開具商票作為應收賬款轉讓對價,符合票據法律相關規定!吨腥A人民共和國票據法(2004修正)》第十條規定,票據的簽發需要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票據取得必須給付對價!峨娮由虡I匯票業務管理辦法》第三十四條第(一)款也規定,電子商業承兌匯票應由真實交易關系或債權債務關系中的債務人簽發!吨Ц督Y算辦法》第九條亦規定,票據是辦理支付結算的工具。票據相關法律法規規定,除因稅收、繼承、贈與依法無償取得票據外,票據的簽發必須有真實的票據基礎關系,但未對票據基礎關系的類型作出限制性要求。因此,應對真實的交易關系及債權債務關系作廣義理解,應理解為涵蓋一切合法有效的債權關系。

  保理商通過與應收賬款債權人簽訂保理業務合同,基于受讓應收賬款債權人在基礎交易合同項下對應收賬款債務人所享有的應收賬款這一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基礎,通過向應收賬款債權人開具商票的支付結算方式向應收賬款債權人給付對價,并且保理商所支付的對價已獲得應收賬款債權人的認可。這種操作方式明顯區別于“光票保理”模式,符合票據相關規定。

  三、保理商開具商票的風險分析

  保理業務開展過程中存在的風險主要是應收賬款本身,即基礎交易資產的真實性與應收賬款債務人的付款意愿和付款能力,而與支付交易對價的方式并沒有直接關系。

  1、出票無度并非保理商特有風險。有學者提出保理商簽發商票如若出票無度,勢必導致風險外溢的觀點來否定保理商簽發商票的行為,這多少對保理行業帶有一定偏見。開具商票無度導致的風險,是開展票據類業務的主體都可能面臨的票據行為風險,并非專屬于保理商自身,換個身份開具商票無度一樣也會帶來風險。對此,票據風險本身不能否定保理商簽發商票的行為。

  2、保理的強監管恰好是控制無度出票的保障。作為地方金融組織,受到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的強監管。205號文監管要求規定:“風險資產不得超過凈資產的10倍!贝ń鹨嶽2022]1號文對保理商也提出“風險資產不得超過凈資產的10倍”的監管要求。無論是通過現金還是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都要受到該條款的限制,因此,相比于其他企業,保理商的風險資產規模是有上限的。

  3、在實際操作方面,應收賬款債權人取得保理商開具的商票,主要用途是向保理商合作的銀行進行票據貼現或進行質押貸款,或作為反擔保措施提供給擔保公司進行質押。這種定向融資從穿透監管的角度來說,資金來源也符合205號文監管要求規定。事實上,商票如果沒有定向融資能力,應收賬款債權人也不會同意這種交易對價支付的方式。當然如果票據沒有封閉運行而多次流轉的,確實存在商票的共性風險。

  四、為中小企業提供金融創新服務,符合中央金融工作會議精神

  中共中央發布多次指導意見,明確指出需完善融資支持制度,健全多方參與的融資風險市場化分擔機制,提出要切實提高國有企業核心競爭力,優化民營企業發展環境,國務院《關于推進普惠金融高質量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鼓勵金融機構開發符合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特點和發展需求的產品和服務,引導商業保理公司、典當行等地方金融組織專注主業,更好服務普惠金融重點領域!苯,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再次強調,要"把更多金融資源用于中小微企業,做好普惠金融大文章"。

  保理商為應收賬款債權人設計綜合性保理服務方案,向應收賬款債權人開具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正是發揮了電子商業匯票具有真實性、安全性、不可抵賴性和確權關系真實、簡單的特點。保理商通過開具商票,將保理商自身的信用傳導至應收賬款債權人特別是小微企業債權人,使其可以及時盤活應收賬款實現融資,這種方式特別是在底層交易雙方均為小微企業時更有幫助。保理商通過開具商票支付應收賬款轉讓對價的方式,讓持票人享受銀行普惠金融優惠政策,解決了供應鏈鏈上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切實提升保理商普惠金融服務效能。

  結語

  綜上所述,商業保理業務項下,保理商通過開具商票的方式支付保理款的操作模式,既落實了中央鼓勵為中小企業提供金融創新服務的精神,又符合法無禁止的規定,做到了有法可依,風險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