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媒體報道,2023年7月25日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對金融租賃行業又出臺了一份重磅文件《關于進一步做好金融租賃公司監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149號文”)。本次149號文的監管重點是“嚴禁開展非設備類售后回租”,核心監管目標是防控將售后回租業務異化為抵押貸款業務。這兩項監管重點實質上都指的是金租行業的痼疾“類信貸”業務,類信貸業務已經成為金租行業的違規重災區,通過虛構租賃物或虛增租賃物價值,借金租業務的外殼違規進行貸款,給原本為政策法規禁止的融資業務提供通道,成為繞監管違規融資的影子銀行。

  比較典型的例如,在政府投融資領域,通過公益性資產售后回租向政府或平臺企業融資,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2022年的12號文主要就是針對售后回租通道業務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這方面內容,要求金租行業清查政府隱性債務問題。除了12號文重點提到的道路、市政管道、水利管道、橋梁、壩、堰、水道、洞,非設備類在建工程、涉嫌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以及被處置后可能影響公共服務正常供應的構筑物作為租賃物,實踐中比較常見的違規租賃物還有學校、醫院設備,據媒體報道,多個地方2022年審計報告都提到了融資平臺通過將學校醫院設備售后回租進行違規融資。

  本次149號文針對的范圍更大,不僅涉及地方政府投融資領域,而是對整個金租行業的整改工作提出要求,149號文主要提出了以下四項內容

  一、規范經營行為,嚴禁新增“類信貸”業務

  與12號文一樣,149號文再次強調了金融租賃行業要回歸業務本源,從監管邏輯看,金融租賃公司是“有限牌照”而不是商業銀行那樣的“綜合性牌照”,融資租賃之所以能夠在金融行業中占有一席之地,正在于其“融資”+“融物”的優勢,其應該是銀行等傳統融資機構的有益補充,有其不可替代的價值,而不是作為規避銀行融資監管限制的違規融資渠道,經營“類信貸”業務。

  1.  努力提升直接租賃業務占比。

  這一條與12號文的“逐步提升直接租賃業務在融資租賃業務中的占比”基本一致。

  直接租賃業務是由租賃機構購買客戶指定的租賃物,并租賃給客戶的,真正的融資租賃業務,而非“售后回租”這類容易被異化的業務模式。真正的融資租賃業務對于實體企業發展,尤其是資金實力不強的高科技新興行業實體企業,具有很好的支持作用,租賃機構不僅是為這些企業提供前期設備投入資金的支持,更是可以利用自身資深的細分行業專業能力為這些企業找到最合適的設備。

  149號文特別提出金融租賃業務要發揮優勢,幫助制造業企業降低資金占用、擴大銷售,幫助因資金不足而難以自行購置設備的中小微企業通過租賃方式獲取設備。

  2. 以盤活企業存量設備資產價值為目標,穩慎開展售后回租業務。

  12號文主要禁止的是不合格構筑物不動產資產的租賃業務,要求構筑物須滿足所有權完整且可轉移(出賣人出售前依法享有對構筑物的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權利,且不存在權利瑕疵)、可處置(金融租賃公司可取回、變現)、非公益性、具備經濟價值(能準確估值、能為承租人帶來經營性收入并償還租金)的要求。主要是為了杜絕地方政府虛假融資租賃業務,將公益性資產作為融資抵押物,這些公益性資產所有權既不屬于融資平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也不能夠轉讓,如果無法歸還融資租賃公司的欠款,最終將由地方政府承擔還款責任,從而增加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

  本次主要是禁止非設備類動產資產的租賃業務,這與倡導融資租賃行業支持實體經濟的政策相一致,要求以企業存量設備作為租賃物,盤活企業的資產,為企業生產和發展提供融資。149號文具體規定:

 。1)嚴禁開展非設備類售后回租,嚴禁將古玩玉石、字畫、低值易耗品以及手機等消費品作為租賃物。

 。2)嚴禁過度依賴評估中介機構評定租賃物價值。

 。3) 各監管局要嚴肅查處租賃物不適格或低值高買、以及向關聯方、特定關系人輸送利益,將售后回租業務異化為抵押貸款業務等問題。

  二、加強公司風控治理,保持穩健經營

  1. 要求金融租賃企業摒棄盲目追求規模擴張的錯誤觀念和粗放經營模式。

  文件要求金融租賃公司重新檢查發展戰略和年度經營計劃,確保業務發展規模、速度與公司經營管理體系、風險管理能力相匹配,與經濟增長水平、實體企業發展狀況相適應。

  2. 加強對金融租賃公司杠桿率的監測和管理。

  要求金融租賃企業合理控制杠桿,防止資產負債表過度擴張和過度承擔風險。

  對于同比業務增速過快、資本快速下降、杠桿快速攀升的金融租賃公司,及時責令整改,對于整改不力或變相違反監管要求的,應當限制或者強制其降低風險資產規模,必要時依法對機構及相關責任人實施行政處罰。

  3. 落實股東和主管責任,強化業務風險防范和化解。

 。1)繼續推進隱性不良資產真實反映,執行年初確定的入賬計劃。

  當期真實反映確有困難的,監管局要做好評估,避免引發次生風險。

  依法對機構及責任人予以處罰問責,嚴肅懲戒欺瞞監管的惡劣行為。

 。2)審慎做好季度風險分級工作。

  運用年度監管評級和季度風險分級結果,針對扣分項對應的管理薄弱環節和突出風險點,有針對性地采取監管措施。

  加大對監管評級低于4級、風險分級在橙區及以下金融租賃公司的監管力度,做實做細風險應急預案,提高約談、排查、檢查力度,穩慎化解存量風險,堅決遏制增量風險。

 。3)加強風險處置工作協調聯動,充分調動各方積極性,多渠道充實風險處置資源。

  嚴格執行向地方黨委政府主要負責同志報告風險的制度要求。

  推動落實相關高風險金融租賃公司股東及主管部門責任。

  三、審慎開展境外業務,服務實體經濟

  以往監管機構發文較少關注境外金融租賃業務的違規和風險情況,本次149號文特別對境外業務做出了規范要求,以預防日益嚴峻復雜的國際政治與經濟形勢帶來的經營風險。

  1. 密切跟蹤國際政治經濟環境變化,及時研判對境外租賃業務的影響,采取有效措施防范境外業務的國別風險和市場風險。

  2. 督促金融租賃公司認真貫徹落實關于支持國產大飛機、國貨國運、國輪國造的國家政策,充分用好自貿區(港)、保稅區等相關政策,推動國產大飛機、船舶專業化融資租賃產業集群和產業中心建設。

  3. 加強與地方政府工作銜接,推動完善地方相關配套政策,為金融租賃支持實體經濟健康發展創造良好營商環境。

  四、加強整改,解決歷史遺留問題

  對比12號文重點部署壓降構筑物租賃業務和查處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為主的融資租賃業務合規性專項現場檢查,本次149號文側重于金融租賃機構的整體業務整改和存量業務風險化解工作。主要包括兩個方面工作內容:

  1. 按照年度目標,密切跟蹤金融租賃公司及其股東相關問題整改進展,落實“雙周報”機制,定期評估整改成效。

2. 推動境外違規業務整改問責,推動股東未履行承諾事項、股東入股超家數等歷史遺留問題徹底解決,持續推進高風險金融租賃公司風險處置化解。